其实你我这美梦 气数早已尽

瞒天过海:第一计 3

ooc,全员无cp


小提琴弓在琴弦上灵活划过,宾客们伴着笑声,在大厅里两两跳起舞来。

“Justin,抓紧时间。”范丞丞站在窗边,看了眼第五次拒绝女宾邀舞、勉强拖着王江聊天的朱正廷,“正廷第一次经历这场面,我看他坚持不了多久。”

“知道了知道了。”Justin把键盘敲得噼里啪啦,“正廷,你这么受欢迎怎么不高兴呢?要不和彦俊学学,看他多自在。”

蔡徐坤说,“有些人生来就是注定要在女人堆里摸爬滚打的,这一点正廷恐怕学不来。”

尤长靖笑着补刀,“天下的女人都是林彦俊的朋友,这一点正廷也做不到。”

林彦俊正和一位女伴跳舞,不能回应,只得任由他们在耳机里调侃自己。

“我看朱正廷...

瞒天过海:第一计 2

ooc,全员无cp



朱正廷在地下室看到的那幅油画被放大在屏幕上,构图巧妙,光影精致。

小鬼叼着披萨瞪眼睛,“就这么一小块布,在黑市上能炒到六百多万?”

“大哥,这叫艺术。”范丞丞用红外线笔示意,“这幅画叫《合唱团》,是印象派大师埃德加·德加的作品,之前被收藏在法国马赛一家博物馆里。2009年,它被人偷走,从此辗转在地下拍卖场。我们的买主去年知道了这个消息,然后就一直在找它。”

林彦俊抿了一口水,“可是没有想到,它早就被王江买走了。”

蔡徐坤说,“他要是不买走,买家也找不上咱们。”

朱正廷点点头,“这生意划算,拍卖要六百多万的画,找咱们偷可远远不用这么高价。...

谢谢bunny 我圆梦2019👍

【坤异】贪狼 17

AU,请勿将文中角色之设定上升真人。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热烈祝贺小钱弟弟登上歌手舞台即笔者画饼成功


王子异的神情起伏了一下,像细白陶瓷突然裂出一条缝隙。蔡徐坤看着他的表情,生出一股愠怒和愧疚之外的快意。“你不要来找我谈呀。”他故作无辜地鞭挞着王子异,“我是坤音娱乐的艺人,要不要介绍我经纪人给你认识?”


他说,“你看,你怎么还是记不清楚。你把我给扔了。”


这话并没有太多真实性可言,但却着实鞭挞着王子异。他有些茫然地低着头,像是为自己在此处的站立而长久地忏悔,半晌,才慢慢开口,“对不起。”


蔡徐坤哼了一声,顺理成章地放大着自己的怨怼。“你当然对不起我...

北地胭脂(上)

《罗曼蒂克消亡史》番外,秦沐/异坤/瑶墨

雷,ooc,我流abo

秦子墨是被屋外的爆竹声吵醒的。

他吃过晚饭就在窗边的软塌躺下,睡到现在,才迷迷糊糊有了些精神。朦胧间,秦子墨看见母亲站在软塌边上,隔着自己摆弄窗沿上的花草。他直起身,半闭着眼睛问,“妈妈在干什么呀?”

韩沐伯拈着几粒虫药,撒在花盆之间,轻轻说,“这花招腻虫,我把他们拦下了,免得飞进来吓着你。”

秦子墨已经到了通人事的年纪,但因从胎里就带了些不足之症,所以不过是孩童心智。他一听说有虫,连忙跳下床,踉跄地跑着躲到秦奋身后。秦奋哈哈一笑,摸了摸他的头,“不要怕,咬不着你的!”

韩沐伯把盛虫药的花皿放下,拿帕子擦净了手,也笑...

【秦沐】罗曼蒂克消亡史 1

民国au,ooc,我流abo

所有设定来自我和 @Amrita ,虽然这位老师现在估计也都忘了


外面都在吵,说着什么妇女解放,连带着坤泽也被推出来大作了一番文章。学生走上街,呼吁平权的传单散得铺天盖地,戏园闹得尤为厉害,贴鬓画眉的坤泽——依先进人士的说法,是要和欧美那边一样,叫做“Omega”的——唱了没两句,便有青年才俊站起来高喊着口号发作了 。传单雪片似的洒下来,没人敢拾过来看,纵使有胆大包天的,看过也觉得荒谬:嚷嚷着男女平等也不算错事,但若是什么都要求个“平等”,那岂不是乱了套了!


传单飘到秦奋面前时,他倒没...

鉴于平行世界这个app终于要玩完了,而我在其中几年间从幼稚到不那么幼稚的存稿也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玩完,恰巧我又是个喜欢记录自己愚蠢历史的人,所以全部搬运过来存档,免得哪天我忘记了自己的傻×


南锣鼓巷


天还蓝着

时间是一棵树  溢出屋顶

如薄雾漫下春山

瓦片间  野草只能悻悻地生长


我盯住一只扑棱棱飞过的鸟

这片段冗长  像猫在墙根儿下走 四处日光发白

秋天却很短

只是木门微微敞开

你从两片红色的缝隙中一闪而过




我在夜里闭上眼睛

突然脑中驶入火车的轰鸣

该怎么睡着呢

你在车窗上投下的侧影就是一盏灯


河床


对于生活在地心里的人

它们就...

瞒天过海:第一计

ooc,全员无cp


春末的帝都天淡柳青,云痕舒朗,正赶上难得的好天气。

从燕京大学向西南处望去,便是城市里最著名的别墅区之一。此处交通发达,因与市中心相隔不远,更是寸土寸金。是以,别墅的入住者们非富即贵。

暄文路7号,一辆汽车轻轻停在这幢翻修一新的豪宅前,顷刻便有人上前拉开车门,引出一位形容俊秀的男子。随后,房子的管家走了出来,对他礼貌一笑。

“甄先生,您一路过来辛苦了。”

“多谢关心。”朱正廷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中年男子伸出的手,握了片刻便立即收回。他身着剪裁得体的衬衫西裤,鼻梁架一副金丝边眼镜,显得精致而刻薄。管家愣了愣,想到业内传闻这位大名鼎鼎的室内设计师一向脾气古怪,便...

感谢 @贺兰缺  兰老师滴钦点,正好无聊抓来做做!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一下他的由来)

答:燃井,语c

02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答:噶哈哈哈哈哈,第一篇同人文创作时间:小学五年级,发表地:百度《公主小妹》贴吧。继续写下去不过是因为我很虚荣,想听别人夸夸我罢辽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答:不太清楚,好像冇固定文风,我估计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8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风格落差大吗?请简述之间的区别(无论是结构,文字叙述,故事走向,常写的题材) ...

【坤异】贪狼 16

AU,请勿将文中角色之设定上升真人。

ooc属于我,爱属于他们。

第一名的位置毫无悬念地给了蔡徐坤。

 

 
所有人都不意外,身旁的乐坛前辈甚至第一个站起来祝贺他。蔡徐坤一一跟所有人拥抱过,
最后摸了摸钱正昊的头,后者心事重重地对他一笑。

 

他的忧心不无道理。踢馆赛要淘汰两个选手,名次宣布到最后时,只剩下他和董岩磊抢占最后一个不被淘汰的位置。王子异和林彦俊并肩站在台下,前者眉头紧皱,后者若有所思。蔡徐坤看在眼里,不由微微一哂。

 

他还是老样子。明明知道这是节目组的安排,明明得以预见有惊无险的结果,却还要揣着满怀的悲悯,并因它的无处安放...

1 / 21

© 燃井 | Powered by LOFTER